肉販連鎖店│羊月老闆

灣家繁體字注意
刀劍深坑
目前韓團更新為主
SEVENTEEN、ASTRO、BTS

【俱燭】等待的

食前注意:

一、光忠燒毀回現世展覽前

二、微虐(?

三、哭著的光忠超好吃(110 






  那年。

  眼前只能見到熊熊燃起的橘紅色光芒。

  隔著透明的玻璃,看著身邊的東西一樣樣的被吞噬。

 

  茫茫焰海中,折射出銀白色刀光的我猶如蒼海一舟,靜靜的在一片汪洋中搖盪。

  應聲脆裂的玻璃聲至今猶在耳邊響著。

  想喊出聲卻一句也脫不了口的卡在嗓子眼。

  是阿,我不過是把古刀,居然肖想著想逃出去,然後我沉默了,靜靜地佇立在火海中,任由火舌舔過曾經驕傲的刀身。

 

  忘了是誰這麼說過,人的一生最驕傲的不是怎麼誕生於世上,而是用什麼方法離開世界,而刀,未嘗不是。如果可以真希望是以在戰場上戰損這樣的方式消逝呢。我坐在展台上靜靜的想著,或許有點不合時宜吧,我想起了曾經和主人們一起戰鬥的回憶,霎那,像走馬燈似的跑過,或許這樣有點貪心,不過如果能在最後一眼看見小俱利該有多好呢。

 

  然後。

  炙熱的空氣中沒有一絲能喘氣的機會,燒的乾疼的喉嚨還是在最後一刻硬是笑出了一聲。

  「小俱利。」

  閉上眼之後就什麼也不記得了。

  什麼,也不想記起了。

 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  「光忠...光忠?」小俱利的聲音低沉的令人安心,我向那聲音來源稍微靠近了點,大概是想掩飾心臟劇烈跳動的慌張,我抱著小俱利沉默不語,直到緩下亂了拍的心跳我才悠悠開口。

 

  「怎麼了,小俱利?」那聲音與平時並無相異,甚至能說完全沒有異狀。

  小俱利用手背擦了擦我的額際,被冷汗浸溼的額髮落了幾綹在我的眼前,他的眼神看來是很擔心的。

  「天氣太熱了,都換季了下次請主上去現世拿幾台電風扇跟冷氣過來吧。」我撒了謊。

 

  笑著,但,我不曉得那虛偽的幾乎用硬擠的笑容能不能騙過小俱利,只是本能的揚起笑讓他別擔心。

  後背的留著的傷痕像是回想起是怎麼製造出的樣子,一陣陣的發痛,一陣一陣的加劇。

  直到握著小俱利的手都微微發起顫,他難得示弱似的抱著我,「別回現世了好嗎?」

  那聲音像極了孩童時期的他拉著我的手,問著能不能別離開伊達家似的。

  那時我是怎麼回他的?

  

  「我會回來的。」

  

  眼淚淚簌簌的掉著,止也止不住。

  抓著衣角的指尖緊的發白,咬著唇不想讓他看見那脆弱的模樣。

  

  是阿,後來小俱利在我離開前是怎麼回答的?

 

  「我會等你。」

 

  但是,我連刀都不是了呢。

  

  -完- 


  那時候看到光忠要帶著燒毀的身軀展出虐的我都哭了,心裡只想著很痛吧很痛吧,然後默默的想著說不定他背後會有燒痕之類的 (〒︿〒)
  之前出本寫過關於背後的燒痕,下次有機會好想再寫阿阿阿阿
喔對了,那時候看到光忠被日本刀除名真的ry
(〒︿〒)(〒︿〒)(〒︿〒)(〒︿〒)(〒︿〒)(〒︿〒)(〒︿〒)
NOOOOOOOOOOOO

评论
热度(3)

© 肉販連鎖店│羊月老闆 | Powered by LOFTER